诗歌网
诗歌网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经典古诗文 > 诗歌散文 >

邂逅诗词·周末人物丨徐志摩:也许他不够完美但

时间:2020-03-01 14:17 编辑:诗歌网

小贴士:因为女生总是喜欢虚报体重。

问:邂逅诗词·周末人物丨徐志摩:也许他不够完美但

答:

  “志摩的单纯信仰,据我看,不是‘爱、自由、与美’三个理想,而是‘爱、自由、与美’三个条件混合在一起的一个理想。

  1920年,少女林徽因陪着父亲林长民游历欧洲,后在伦敦寓居。伦敦是一座雨都,细雨常常连绵不绝。由于父亲林长民行程忙碌,林徽因更多的时候都是一个人听着雨声,陷入寂寞的心绪中。

  少年徐志摩才情卓绝,15岁时考入杭州府中学,“聪明冠全班”,每次作文,分数总是最高的一个。受到的赞誉多了,徐志摩难免有了些自负,写的文章总是过于夸饰和外露,沾沾夸耀、情感浓烈也便成了他性格的底色。

  最初怀着雄心壮志的徐志摩,先是在美国学习社会学、经济学、政治学。两年后,他来到了英国,并在狄更生的介绍下,以特别生的资格进入了康桥大学皇家学院。

  也是在那段时间里,他渐渐被欧美浪漫主义和唯美派诗人所影响,开始转向创作新诗。而与林长民尤其是林徽因的相识,可说是诗人的意外之喜,并彻底搅乱了他原本安静的内心。

  林徽因有着江南少女的温婉气质,加上她颖悟灵秀、非凡才情,都让徐志摩心旌摇曳。他说:“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惟一灵魂之伴侣,得之,我幸;不得,我命,如此而已!”

  他坦率地向林徽因表达了自己的爱,并决定为了这份爱结束自己的婚姻。他告诉当时的妻子张幼仪,这叫作“自由之偿还自由”,是“彼此重见生命之曙光,不世之荣业”。

  然而,家人、朋友的责问,内心慢慢滋生的愧疚,又让他孤独、忧愁不已。心灵苦闷之时,他想的朋友,第一个便是康桥。

  他认为是康桥孕育了他的心智,他的情爱,他诗歌的精魂。1922年10月间,徐志摩启程归国。1928年诗人故地重游,11月6日,在归途的中国南海的航船上,他吟成了一首传世之作《再别康桥》:

  徐志摩对自己的期望很高,他绝不愿做个平平庸庸的诗人,他要写,便要写出自己的性灵。在诗歌《灰色的人生》里,他说:

  诗人要选择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路,他宁愿自己的歌听起来有些“傲慢、粗暴、荒唐”,也绝不愿失掉赤诚、真实,不能在里面掺上半点虚假。

  这便是徐志摩,他一生都追求“真”与“美”,于是他的诗歌里总能见出热烈的自我表白,总能见出浓烈无比的情怀。

  回国后,徐志摩来到了北京,并暂时居住在西单牌楼石虎胡同七号,担任松坡图书馆英文秘书。也是在这里,中国新文学史上名震一时并产生深远影响的新月社,渐渐成长起来。

  徐志摩、胡适、陈西滢、凌叔华......这些日后成为诗歌界先驱的人们,便常常聚会于此。徐志摩还怀着真挚的情意,写下了一首《石虎胡同七号》:

  徐志摩有着一种真挚坦率的性格,既不喜欢同别人斗狠争胜,偶尔卷进了纠纷里,也绝不记仇。因此,徐志摩交友广泛,不仅国内有许多友人,在国外,也结交了一大批有名的人物,比如罗曼·罗兰、迪金斯、汤姆士·哈代等。

  但感情最深、来往最密、保持时间也最长久的还是要数印度诗人泰戈尔。1924年泰戈尔访华,徐志摩一路随同,从泰山、济南到南京、杭州,甚至两人还一起去了日本。

  时隔五年后,1929年3月,年近古稀的泰戈尔再次来到中国。这一次,他只要求安安静静地待在徐志摩家中,过几天家庭日子,不愿意别人打扰。

  徐志摩与陆小曼夫妇,为了让泰戈尔住得舒适,还亲自收拾了三楼的一个房间,按照印度的传统生活习惯,悉心布置了一番。

  泰戈尔与徐志摩,这两位国别不同,年龄更相差悬殊的诗人,却是令人意外地成为了忘年交。或许是因为两人对待诗歌,都极为纯粹而真挚。

  两人常常沏一壶清茶,便坐在一起谈论诗歌,三四个钟头都不觉得疲倦。离别之际,徐志摩拿来一本极为精致漂亮的纪念册,名唤《一本没有颜色的书》,请泰戈尔写些什么。

  泰戈尔欣然应允,用钢笔画了一幅自己的小像,又用孟加拉文写下了一首小诗。徐志摩请他用英文译出来,牢牢地记在了心里。

  与石虎胡同仅一巷之隔的东交民巷,时常有北洋政府外交部在那里举办舞会。徐志摩同样爱好跳舞,自然成为了其中的活跃分子。

  两人双双坠入了爱河,他对陆小曼说:“朴素是真的高贵。你穿戴齐整的时候当然是好看,但那好看是寻常的,人人都认得的,素服时的美,有我独到的领略。”

  两人不顾家人的指责、不顾外人的嘲讽走在了一起,自1925年的8月9日至9月17日,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,徐志摩先后写给陆小曼二十六封信,日后便以《爱眉小札》为题出版。

  “我真怕世界与我你是不能并立的,不是我们把他们打毁成全我们的话,就是他们打毁我们,逼迫我们的死。”

  “徐志摩,你这个人性情浮躁,以至于学无所成,做学问不成,做人更是失败,你离婚再娶就是用情不专的证明!......总之,我希望这是你们两个人这一辈子最后一次结婚!这就是我对你们的祝贺!”

  婚后徐志摩的生活变得充实起来,他先后担任了光华大学、东吴大学、大夏大学等校的教授,更与胡适、梁实秋、闻一多等人开启了后期新月社,创办了新月书店。

  这也是徐志摩创作路上最可纪念的一个时期,他的笔如着了灵性,一首又一首诗歌自笔尖滑落到笺纸上。不仅出版了散文集《落叶》、《巴黎的鳞爪》、《自刊》,诗集《翡冷翠的一夜》,还翻译了长短作品多部。

  然而为时仅不到一年,徐志摩写下了一部日记《眉轩琐语》,文字间已满是酸涩,勾勒出了第二次婚姻的曲折、煎熬和苦痛的过程。

  徐志摩与陆小曼定居到繁华的上海后,陆小曼很快就结交了许多名人、名伶,穿梭于社交界中,不亦乐乎。他们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,距离越来越远。

  在陆小曼登台客串时,徐志摩也会凑个角色为他配戏。然而徐志摩的心里却是日趋厌倦,他苦涩地写道:“我想在冬至节独自到一个偏僻的教堂去听几折圣诞的和歌,但我却穿上了臃肿的戏袍登上台去客串不自在的腐戏。”

  1930年秋徐志摩应胡适之邀,任北京大学教授。陆小曼却不愿离开上海的生活,时代的剧烈动荡、政治信仰的破灭、情感家庭的困扰让徐志摩感到苦闷、彷徨。一层浓重的阴翳遮住了他望向世界的目光。他写下:

  两年后的清明节,陆小曼独自一人去硖石给他上坟,沿途风物,件件触目伤怀。归来后,她写下了一首诗:

  徐志摩喜欢飞翔,最后把自己的归宿留在了天空。他把一生的爱都灌注到了诗歌中,死亡使诗成了绝唱,也使爱成了永恒。

  自然界中,活跃的生命短暂,沉默却能保持永恒。徐志摩就像一片云彩在空中悄然的消逝,但我们都知道他曾热烈地绽放过。

推荐内容
点击排行